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天地 > 文学驿站 > 散文

详细信息

    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

    ——

    日期:2014-04-01  作者:  来源:  浏览:1583      【

    [导读]一个多月后,乾隆皇帝收到四川巡抚纪山奏报,作案的人有了出处。“查打箭炉至西藏,番蛮种类甚多,剽悍尤甚者,莫如瞻对等部落,每以劫夺为生。”本文将始终关注的地方——瞻对的名字出现了。
    小事一件

        那时是盛世。康乾盛世。

        乾隆九年,公元一七四四年。

        大清国如日中天。

        就是这时,清代以来才正式开辟、一路设了若干塘汛和粮台、由四川进西藏的大道上,却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让我们来开讲一个两百多年的漫长故事。

        的确是小事,川藏大道上,有三十六个人被藏语称为“夹坝”的人抢劫了。在那样的年代,一行人路经僻远之地而被抢劫,以致被谋财害命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却先上报到川陕总督庆复那里,又由庆复上奏给乾隆皇帝。说明这件抢劫案太不一般,原来被抢的是一众清兵。用今天的话讲,叫维稳无小事,何况被抢的还是在川藏大道上维稳的军人。

        《清实录》明确记载:“江卡汛撤回把总张凤带领兵丁三十六名,行至海子塘地方,遇夹坝二三百人,抢去驮马、军器、行李、银粮等物。”

        江卡,今天是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下属的一个县,名叫芒康,地处金沙江西岸,与金沙江东今属于四川的巴塘县隔江相望。汛,清代绿营兵的驻扎之地。江卡汛,正是清代沿川藏驿道分布的绿营兵驻地之一。跟今天的军队一样,那时兵丁也会到期换防。把总,在清代所领兵丁,也就十人到上百人不等,相当于今天军队里的一个连排级干部。就是这位张凤把总带着三十多位军人,在江卡汛驻防期满,从西藏回内地途中,渡过金沙江,过了巴塘,不一日,来到理塘土司地面,就在这叫作海子塘的地方被抢了。海子,就是高原湖。他们被抢之处,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塘和汛一样,也是清代在川藏大道上的驻兵之地。

        庆复这位封疆大吏在奏折中有理由表达自己的愤怒:“官兵猝遇野贼,自当奋勇前敌,苟枪毙一二,众自惊散。”但这位张把总却“怯懦不堪,束手被劫”。

        所谓“野贼”,就是当地百姓。

        承平日久,兵不能战,这似乎是盛世帝国的通病。

        但清代康乾盛世,其实战事不断。翻翻清代史料,不说其他地方,光是藏区,这些年中,从西藏到青海,再到四川,都大小战事不断。真正的问题还是体制酝酿腐败,不但造成财富以非正常方式向少数人积聚,腐败更严重的恶果,是这一体制的上下之懈怠因循,渐渐造成吏不能治而兵不能战。

        从奏折看,庆复不但详陈事情原委,而且提出具体的处置建议:“一面将该把总饬革拿问,再札致抚、提二臣,将大海子地方辽阔、塘汛隔绝之处,作严密防查,以杜后来窃劫。”那时,川陕总督驻在陕西,直接管理四川事务的,是驻成都的四川巡抚和四川提督,所以,要“札致抚、提二臣”。

        乾隆皇帝也还冷静:“所见甚是,应如是办理者。”

        远在陕西的川陕总督庆复已经奏报在前,才有近在成都的四川巡抚纪山就同一件事情上奏在后:“江卡撤回把总张凤行至海子塘被劫。现在饬革拿问。”相比庆复的奏折,简单多了,颇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意。这就怪不得皇帝要愤怒了。人一愤怒,话就多,而且翻出旧账——“郭罗克之事”。郭罗克也属藏人一部,那时也在四川巡抚责任区内,今天已划入青海,也是同样的事由——“悍番夹坝”,也就是抢劫今天所说的茶马古道上的来往商旅,甚至官差。乾隆皇帝降旨说:“郭罗克之事甫完,而复有此,则去年汝等所办不过苟且了事可知。况此事庆复早已奏闻,意见亦甚正,而汝所奏迟缓,且意若非甚要务者,大失封疆大吏之体。此案必期示之以威而革其心,首犯务获,以警刁顽。不然,将来川省无宁岁矣!”

        这一来,一件发生在小地方的小事件,就开始因为皇帝的重视、皇帝的愤怒而变大了。

        当时只知道是相当于今天一个排的兵被抢得精光,谁抢的?还没人知道。

        那就先查是谁抢了张把总手下全副武装的军人。

        一个多月后,乾隆皇帝收到四川巡抚纪山奏报,作案的人有了出处。

        “查打箭炉至西藏,番蛮种类甚多,而剽悍尤甚者,莫如瞻对等部落,每以劫夺为生。”

        本文将始终关注的地方——瞻对的名字出现了.

    ..............................(阿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