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高海拔第一长隧道——新关角隧道建成通车

——

日期:2015-01-01  作者:赵 萌 凌云 刘雁南 孟伶钊  来源:三公司   浏览:37059      【

2014年12月28日,在历经广大建设者7年多的攻坚,目前世界海拔最高第一长隧道——新关角隧道建成通车,进藏铁路更加通畅。

关角,在藏语里的意思是“登天的梯”,也是内地通往拉萨的必经之路。这里气候寒冷,空气稀薄,年平均气温0℃,最低温度为零下37.5℃,四季飘雪,长冬无夏,即使在七八月份隧道内还必须穿棉衣。

它是目前国内最长的铁路隧道,同时还是世界海拔最高的第一长隧。它是西(宁)格(尔木)二线铁路的控制性工程。

2014年4月,新关角隧道双线正洞全部贯通。为了打通西格二线全线正式建成通车的“最后一公里”,负责承建站后“四电”工程的三公司拉开了最后攻坚战的序幕。经过近7个月的奋战,特别是近一个多月来每天24小时不间断施工,“中原铁军”攻克了高原缺氧、大雪封山、阴冻潮湿、超长隧道施工、超强涌水等道道难关,将几十万件的电气设备、零件,一千多公里的光、电缆,七十二条公里的接触网在难以想象的短时间里安装到位,完成施工建安三个亿,确保了新关角隧道建成通车。很多员工是在几个月都见不到阳光、阴冷昏暗、呼吸困难的环境下坚持了下来。七年漫长的工期,可见施工的艰难;七个月的“四电”攻坚,可见电气化三公司克难的勇气和能力!

正像三公司西格二线关角项目经理白智军说的那样:“我们仅仅是怀揣着建设祖国西部的伟大志向,才能创造这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对于来自中原地区的施工建设者们最大的挑战就是克服由于高原因素造成的各项身体不适。高海拔地区水在80多度已达到沸点,所以煮饭烧水都离不开高压锅,有时施工忙碌做饭仓促,大伙吃上一顿面条还是夹生的。这里一年三季几乎都是寒冷的冬天,背包里早晨出门带的水,等到喝是时候已结出冰碴。

从进场施工的那天起,信号专业的参建职工就没有吃过一顿可口的午饭、晚饭,大家从天不亮就进入隧道,一直到半夜才能回到驻地。半年多来,大家靠着“老北京”方便面和矿泉水度过了200天的抢攻大干,“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方便面了”,信号项目经理王憬说。

6月份,才勉强能够进入隧道开展定测。信号专业的肖建平、张坤等4名职工,背着仪器设备沿隧道步行定测。当时隧道内路基、轨道施工刚刚开始,现场情况并不具备站后专业施工条件,但是为了赶工期、抢进度,他们穿着高腰胶鞋,在隧道内过膝深的水中,愣是一步步淌过了32公里“水道”,精确无误的完成了全部定测,为后续施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由于站前多家单位施工,隧道内扬尘严重,回忆起那段时间,张坤总是打趣的说:“里面美的很,恍若仙境,进洞的时候,脸是白的,头发是黑的,出洞的时候,脸是黑的,头发是白的。”

   由于各专业施工交叉进行,轨道只有一条,这无疑给紧迫的工期雪上加霜。白智军带领技术人员们开动脑筋大胆尝试,凭借多年施工经验,巧妙的开发出一种新的放电缆的方法,就是用拖拉机作为动力牵引,拖动自制小平板车,一边前进一边就将电缆拽出,并且不用的时候还能从钢轨上取下,不耽误轨道车的行驶。

在隧道里,项目经理白智军和工人们的午饭常常是冻得梆硬的面包和夹杂着冰碴的矿泉水,苦中作乐,白智军还会和大家伙打趣的说“我们天天在洞内吃西餐,要是有些烛光,那才更浪漫呢”。

2014年的初冬,显得异常寒冷,傍晚同样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白智军正驱车驶向乌兰县去开会,路上他接到妻子的电话,本想着温存寒暄一阵,可万万没想到却得来是一个噩耗,他重病的母亲就在这一天彻底离开了他,甚至没有看到最后一眼。挂了电话,他立马返回西宁,回去的路上他还是一路的电话,每个专业每个点的工作都安排妥帖了才可以放心,经过一夜辗转奔波,第二天一大早赶到郑州的家中。到达家中,看到母亲的遗像,他最后的一根弦彻底绷不住了,哇哇哭的像个孩子。追悼会上和母亲最后的告别,望着母亲即将离开的身影,一个铮铮汉子已经泣不成声。母亲过世后,他在郑州的家中只停留了七天,又重返项目部,重拾心情,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只是脸上的神采暗淡了许多。

即使发生了种种变故,工期仍摆在那里,它就是命令。离开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隧道只有一个,轨道也只有一条,由于后期施工单位多,加之二号线轨道未铺通,隧道内交通只能单线单向行驶,变电专业的箱变运送工作安排在晚上10点至凌晨2点。每当这时候,白智军就会再次赶回现场。和工人们一起,人工卸车,安装就位。

关角山站后“四电”工程包含有通信、信号、变电电力、接触网四大专业。

接触网专业采用瑞士的刚性悬挂接触网,这是国内第三条在长大隧道采用刚性悬挂工艺的电气化铁路,施工精度要求高,接触网水平高度误差不能超过3毫米,工艺复杂。但线路后期运行稳定,保养、维修方便。

关角隧道工程,通信、信号专业是工程开通的前导项目,它要提前为各个专业提供传输通道和线路控制联动到位。施工进度的快慢,直接影响到整个工程的进度。长大隧道施工,运送物资材料和员工上下班路途远。前期施工时路基、轨道都没有成型,人员进入隧道全靠步行,物资设备材料全靠肩挑人扛。面对交通不便、运输距离远、交叉施工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项目部不等不靠,充分调动广大职工的积极性,集思广益,在没有工作面的情况下,自己创造工作面,合理安排人员和工期,进行见缝插针式的施工,从而确保了各项节点工期。

电力工程从7年前为关角山隧道施工提供先期动力的临时用电开始,到关角山隧道正式开通后的所有用电,三公司电力变电专业在荒无人烟、严重缺氧的海拔4千余米的高原上,踏出了关角山隧道施工的第一步。在隧道贯通后的站后工程中,为了给所有施工作业面提供工作动力和照明,他们又在隧道工程作业没有完全结束的情况下,提前介入,提前勘测,为后续工作创造了条件。他们也和大家一起迎来了线路最后开通的喜悦和欢庆!

新建关角隧道全长32.645公里,双线双洞,施工最高海拔3800米,平均海拔3600米,环境恶劣可想而知。与老线路相比,列车穿越关角山的时间缩短了近两个小时,路程缩短了37公里,由原来的绕行关角山变为穿梭关角山,避开了目前世界最长的展线(盘山路),新关角隧道的贯通给中国铁路百年历史上又添写了新的一页。

                       


图为12月25日,关角隧道1号线开通后,首列列车穿越关角隧道,进藏铁路更加通畅。赵萌摄影



关角隧道2号线接触网正在施工。赵萌摄影



图为关角隧道内接触网刚性悬挂与柔性悬挂的过渡段。赵萌摄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