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信息 > 媒体报道

工人日报:“天路”筑梦人

——

日期:2019-12-30  作者:  来源:  浏览:1781      【

“自从参加了短视频大赛,我们都成集团的名人了,还上了《工人日报》,以后找对象都可以加分!”11月27日,中国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拉林铁路山南项目分部接触网作业班组安全员廉文笑着说。

这个班组自从2018年8月进场,已经在西藏干了1年多。今年7月刚毕业的测量员李国新说,短视频刚拍出来,他就发给妈妈看了。“她不知道接触网是啥,看了视频后说,西藏的风景真美,你们干这活也挺好!”

如果妈妈真的来这里看看,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23岁的何天顺干测量,去年刚入职就听说有个西藏的项目,他主动跟领导提出想去。可他初到西藏,就被来了个结结实实的下马威。车子经过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时,剧烈的高原反应袭来,他嘴唇发白,眼前发黑,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幸好车上事先准备了氧气。“我以为自己要牺牲在米拉山了!”回想那一幕,他哈哈地笑着说。

检查放线是否标准是安全员廉文的主要任务。过去爬杆,他一眨眼工夫就上去了。如今在西藏,爬到一半还得歇一下,喘会儿。

作业队队长贾洪林颇有同感。回家爬个4层楼一点不喘,在这里也住4楼,中间得歇两次,爬一趟跟跑了5000米一样。“上了楼不想下去,下去了不想上来。”

而对很多人来说,高原反应症状中最难熬的还是睡不好觉。夜里往往睡上三四个小时就醒了,然后只能干瞪着眼等天亮。而到了休假回家的时候,有人一觉能睡18个小时。

西藏紫外线强,不仅会晒黑,甚至会晒出斑来。室外作业时,面罩、润唇膏、保温杯是“必备武器”。

山南地区的季风期从每年11月到次年3月,几乎每天下午1点就开始刮起风沙,沙子打到脸上很疼。

技术员徐天鹏印象最深的是,在这里一天就能感受到春夏秋冬。“早上冷,穿多少都不够。中午暖和,太阳的热情让人招架不住。”他说,在太阳下吃饭太晒,桥洞下面又太冷,于是大家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招——戴着帽子在太阳下吃。

在西藏,他们还遇到些“特殊情况”:手指弄破了,伤口愈合慢,过了两天还在流血;患了感冒,吃很多药也不管用,只能去医院挂水。生产副队长高飞最深切的感受是记忆力变差了。“在内地技术交底的内容都在脑子里,这边得随时翻记录本。”

正因为如此艰苦,队长贾洪林会尽量跟大家多沟通,看到有人跟父母视频,他也会凑上去聊几句,让他们放心。

项目部还经常组织活动,既为丰富业余生活,又为提士气、鼓干劲。过节包饺子,主题是“端起饺子碗,高原气不短”;搞个足球赛,目标是“踢走庸散懒,拼出精气神”;举办“演唱会”,一帮“糙爷们”举起麦克风,个个都是歌神。

“一年365天,我们最多能在家待45天,更多时间都跟兄弟们在一起。班组就是个大家庭,我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贾洪林说。

“干工程常年在外,我们最大的优点是既来之则安之,没有说太辛苦就不干了。”调度员王岁波说。

还是有很多年轻人愿意来。今年招8名新入职大学生来拉林铁路,报名晚的就没机会了。

“能够进高原干活的都是好汉。”安质部副部长赵玉忠说。

一种壮美

技术员杨健印象中最艰苦的是做前期调查的时候,背着水、面包和氧气瓶,一天要走16公里。“晚上到家一看,脚底都被硌红了。”他的脚还在隧道里被钉子扎过,当时去县级医院处理不了。他又去市里,才打了破伤风针。这个独生子总是报喜不报忧,受伤的事儿从不跟父母提起。

“有时候想想自己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能坚持下来,心里会有种别样的骄傲。” 杨健说,本来上学时就想来西藏旅游,没想到来工作,变成了“深度游”。

“骄傲”弥漫在班组里每个人的心头。山南项目分部副经理许兴峰说:“国庆阅兵,我们在电视屏幕前特别自豪。而这次‘最班组’短视频大赛,出现在镜头里的班组成员们也感受到了强烈的自豪感。因为我们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建设者。”

工班长田建强干这行13年,对风餐露宿、风吹日晒早都习以为常。他在片子里有个边擦汗边爬梯子的镜头,自己反复看了很多遍。“平时跟兄弟们一起工作时没觉得,直到拍了视频,才发现大伙儿认真干活的样子都很帅!”

田建强最有感触的是,因为这次大赛,他们和余梦伦班组“站到了一起”。“他们班组的最低学历是硕士,我们是高中,但我们跟他们站到了一个平台上,很荣幸。”他笑眯眯地说,“在任何岗位上,只要能奉献自己的光和热,都能闪光。”

从万米高空俯瞰,冬日的青藏高原上,墨色的山体白雪覆盖。机翼掠过一座座山脊,皑皑白雪在太阳下闪着金光。一座座山像一个个静默的巨人,并肩伫立,沐浴着阳光。如果单独看,那些山或许没什么特别,而当它们站在一起,一片壮美。

工人日报:https://web.app.workercn.cn/enews.html?content=258938&t=157766960657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