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征文:乌鞘岭记忆

——

日期:2019-09-29  作者:张卫平  来源:三公司   浏览:2738      【

乌鞘岭,海拔3070米,属祁连山脉。5月的乌鞘岭,油菜花烂漫山野,满眼金黄。登上山巅,天空湛蓝湛蓝的,菜花清香清香的。漫步这油菜花的海洋,有诗情,你会吟诗释怀;想放歌,你会激情四海;思故里,你会把酒当歌;忆老友,你会重拾旧梦。

乌鞘岭北麓山脚下有个小山村叫十八里。当年,在这个“收音机没声,电视机跑台”的小山村,我和参加兰武二线建设的弟兄们一同度过了3年艰苦岁月,留下许许多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铁军挑重担

兰新铁路兰武段是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本世纪初,作为我国铁路网“八纵八横”中的最后一段单线铁路,急需建设新的兰武二线,为欧亚大陆桥提速扩能。

新增兰武二线全长292km,其中当时全国最长(20.05km)的乌鞘岭隧道因海拔高、自然环境恶劣、地质情况复杂、施工条件艰苦等特点,被确定为全线重中之重的控制性工程。基于实力和信任,兰州铁路局决定把全线最难干的B7标段交给三公司。

B7标段正好横穿乌鞘岭,正线88km。三公司领导极为重视,派我和乔忠民担任项目部党政正职,挑此重担。

该工程2004年3月30日进场开工,2006年8月23日建成通车,历时848天。

在这段艰苦的岁月里,三公司50名参建职工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高举“中原铁军”大旗,屡夺建设单位考核第一,获兰州铁路局“工程优质,干部优秀”先进单位,并摘取“鲁班奖”,充分展示了一支“国家队”应有的实力与风范。

追忆乔忠民

回想兰武二线的岁月,最难忘的是我的好搭档乔忠民。

乔忠民是一个精打细算的人。B7标段项目建安产值1亿,公司下达利润指标23%。为完成利润指标,乔忠民采取四大举措降低成本:一是提前订货,囤积线材。订货的期铜价是3.5万元/吨,后一路攀升至6.5万元/吨;二是能在内部加工厂生产的铁配件,一律不到外部厂家订购;三是轨行车辆仅在最后架设导线时使用;四是压缩项目部人员编制,不突破50人(含电力变电、接触网、房建三个作业队)。

乔忠民的“抠门”在三公司是出名的,总想把一分钱掰开两瓣花,于公于私都一样。去兰州铁路局开会,我俩住30元/人的小旅馆,一天三顿吃1.7元/碗的兰州拉面。老乔最痛恨浪费行为,见不得现场有一丁点废料;他结算劳务费不允许有半点虚头。有一次,作业队施工中发现土建单位工程质量存在严重缺陷,对方项目经理偷偷给他送来10万元的“封口费”,老乔不仅拉上我亲自把钱送回,而且义正言辞地告诉对方:“百年大计,不得儿戏,必须返工。”该项目最终实现上交3000万元,项目部被誉为三公司史上“效益最好”的项目部。

乔忠民就像老黄牛一样,一辈子为电气化事业默默耕耘,为三公司发展作出重大贡献。但是他没享过一天清福,59岁就病逝离开了我们。每每想起我的这位老搭档、好兄长,禁不住黯然落泪。 

“三马子”放线

由于乌鞘岭隧道特殊的地质结构原因,致使其掘进进度严重滞后,因此B7标段先进行的是隧道外施工。

在隧道外接触网施工过程中,项目部采取了“见缝插针”的办法。即:路基每成型一段,就利用土建单位施工验收与交接铺轨单位的有效时间,及时交桩,及时跟进,赶在铺轨单位上碴前,把除去架设接触网导线外的其他工作量快速完成。我清楚地记得,在宽敞的、毫无障碍的路基上,三马子(三轮拖拉机)拖着线盘在前边架设承力索,后边的上碴车就跟了上来,那场面既奇特又壮观。

这种施工方法(在上碴前完成多半工作量)如今很少看到。当然,“三马子”放线,既不科学,也存在不安全因素。但是,在当时的历史现状和环境条件下,它的确很实用。这种方法,不仅节约大量成本,而且极大提升施工效率。

今天,三公司迎来40岁华诞,装备机械化水平大幅提升,企业实力已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我们深感自豪。但是,回想兰武二线成本管理的很多做法,仍觉有启示意义。

电线杆爬山

受乌鞘岭山区地理条件的制约,B7标段的外电源和供电线线路多半在半山腰盘旋,施工极其艰难。由于不具备道路运输条件,项目副经理宋庆军及手下的几员大将---范红斌、于宝成、刘建新为组立山腰上的电杆绞尽了脑汁、吃尽了苦头。

没办法,水泥、大沙、杆上设备器材只能靠人拉肩扛的笨办法运上山,但电杆上山就只有靠绞磨机。有时候,为了把一颗水泥电杆运上山就要折腾一天,1km长的路径,绞磨机要挪窝好多次。遇上大雪天气,加之阴风怒号,冷得人浑身发抖,绞磨机常常怠工,弟兄们就受大罪了。那时候,中午是不送饭的,早上出工时自带。到了中午,馒头、鸡蛋早已冻成了硬坨坨。这时候,大家就得找个避风的山坳,取柴生火,烤热再吃。没水喝的时候,就取雪解渴。

在兰武二线,我主要分管电力变电专业,在患难中与弟兄们结下深厚友谊。电气化就是一个大熔炉,不仅能锤炼人钢铁般的意志,也能在实践中教会你很多真知。在乌鞘岭隧道,我学会了大型变压器在极其有限的空间内如何搬运和腾挪就位,这为我日后指挥地铁变电所施工提供了很多的帮助。

摘取鲁班奖

在乌鞘岭隧道,国铁第一次采用刚性悬挂接触网,这一技术由瑞士F+F公司提供。期间,F+F公司派出了技术专家鲁道夫和技师大卫两次到现场指导,我也有幸在前期当了一个月的撇脚翻译。

鲁道夫祖籍德国,大卫则是法国血统,他们对待工作的“敬业、专注、一丝不苟、追求极致”,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工匠精神,也让我们认认真真地历练了一把“一次成优”。

乌鞘岭隧道刚性悬挂接触网第一条导线展放时,我亲手操作了放线小车的定位安装,之后项目副经理关志亭、作业队长姜开顺轮班放线操作,大家的精心精致精益求精得到大卫的高度称赞。后来,30周年处庆脍炙人口的“四人快板”节目,深受大家喜欢,素材就是来源于兰武二线。

乌鞘岭隧道从进场施工到全线开通运营,时间只有302天。为了抢进度赶工期,项目部掀起了“冬季会战”,2006年春节没放假,大家毫无怨言。因为这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工程,是为中原铁军信誉而战的工程。

乌鞘岭隧道分左右线,长度都是20km,进去一趟实在不容易,施工人员每天进去作业都在15小时左右。测量队长闫维黔,被誉为项目部的“一号穿山甲”,他一头扎进乌鞘岭隧道,琢磨出无轨测量技术,大大提高了施工进度。由于工期紧无暇休假,新婚妻子不理解他,选择了离婚,闫维黔一度痛不欲生。项目总工蔚勤跃为了乌鞘岭最后一战,婉绝了有关单位开出的诱人条件,选择了坚守。这些人,这些事,这种对电气化事业的挚爱,这种家国情怀,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

2006年6月,乌鞘岭隧道接触网电通,热滑120km/小时,硬点值没有一处超过25g,令专家们惊叹。工程运营两年,没有发现一处质量缺陷,业主常提常夸。2008年,乌鞘岭隧道刚性悬挂接触网工程一举摘取国家“鲁班奖”,为“中原铁军”扬了名,为“中国中铁电化”壮了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