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龙会战中的配线小分队

——

日期:2018-08-07  作者:卢云豪 张增宽  来源:三公司   浏览:573      【

南龙线上有这样一群人,头上戴着大大的遮阳帽,身上穿着黄色的防护服,顶着炎炎烈日,忍着高温酷暑,在崎岖蜿蜒的南龙铁路沿线上,时而疾驰,时而缓行,或是三人,或是两人,这一干,便是四五个小时,汗珠直滚,衣衫尽透,却岿然不动。

箱盒配线是一项将室外、室内设备连接一起,保证列车正常运行的重要施工项目,施工前不仅要认真核对电缆芯线,严格按照施工图纸进行电缆芯线对接,同时还要根据业主工艺标准保证芯线走向、排列美观大方。这就要求施工人员细致认真,有着吃苦耐劳的实干精神。

南龙铁路穿插在崇山峻岭中,北起合福铁路南平北站,南止漳龙铁路龙岩站,新建桥梁86座,新建隧道75座,桥隧占比高达88.7%,被当地施工队伍的劳务工人笑称为:“洞口是桥头,桥头是洞口,走到了洞口,却来到了桥头。”就是在这样的施工环境中,一支有着坚强战斗力的配线小分队,一直默默的在为南龙铁路早日建成通车挥洒着辛勤汗水,谱写着动人赞歌。

早晨吃完饭,我非常幸运的和这支小分队坐上了同一辆面包车。这支小分队由7人组成,其中队长魏俊生和老大姐丁付晓是一对夫妻,也是一对老搭档,其余5名员工均为90后的小姑娘,是来自各个作业队的骨干精英。

自6月底参加南龙会战以来,这支7人配线小分队不断往返于漳平西、雁石南、双洋等站场区间,展开了一场对全线所有设备箱盒信号电缆配线的攻坚战,每天早晨6点出发,晚上很晚才会收工返回驻地,有时为了争抢工期,满足试验条件,甚至加班至凌晨,一干便是长达近16个小时的施工,付出的汗水总会有回报,截止目前累计完成箱盒配线600余个,为南龙铁路信号工程下一步的静态验收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刘海艳,2017年参加工作,来自黑龙江省肇东市,一位典型的东北女孩,十分豪爽实在。在与她交谈中得知,因为工期紧张,在施工过程中,她们会经常和其他单位交叉作业。有一次桥上施工,由于站前单位为修补踏石板的缝隙,现场熬制沥青,沥青融化产生了浓烟和气体,刺鼻难闻,浓烟熏得眼睛睁不开,为了不影响施工进度,她每次都会强忍着刺鼻气味和高温天气完成配线任务。我说:“你可以等到他们完成后再接着工作。”谈到此处,她却乐观的笑了起来说:“大家都很努力,我也不能拖了后腿啊!”言语中,乐观的心态掩饰了多少辛酸和苦楚。

丁姐是小分队的老大姐,前一段时间,她们曾在一个长达12公里的隧道进行施工,从洞口步行到隧道中间就需要近一个小时,为了节约时间,魏队长采取分别从隧道两头进行施工,每个配线组相隔一公里左右,每次处理故障就需要徒步行走近1公里,一天下来平均要走20多公里,白天一直走路感觉不出疼痛,等到晚上回到驻地洗脚时才发现,脚上磨烂了好几个水泡。丁姐的话语中流露着心疼和无奈。

当我看到魏队长时,他正在用一把专用手电钻进行螺帽紧固作业,我不由问道:“魏队长,这样效率很快啊!”魏队长:“效率真的提升了不少,现在一个HF-7盒的螺帽仅用1分钟左右就完成了,相比以前不知快了多少倍。”不一会,他已经完成了一处箱盒的配线工作,收拾工具、材料,继续走向下一处施工地点。

在与丁姐交流后了解到,以前她们都习惯了在地面上工作,工具不小心掉了,捡起来便是,不会有太大的心里负担,但是在大桥上作业,一眼望下,身处在离地面有着几十米的高度,让她们打心底里产生了恐惧,有的甚至不敢有大幅度动作,生怕一下子掉了下去。但是经过一个月时间的磨练,她们早已习惯了桥隧作业,并且能够按时完成各项施工任务。

桥梁上,烈日当空,皮肤被烈日灼伤,汗水浸透衣服,风吹干后,形成了一块块盐渍白斑;隧道内,昏暗闷湿,尘土飞扬,弄得灰头土脸;由于长时间拉拽易拉得,每个人手上都会留下不少伤口,但是她们没有过多的抱怨和计较,更多的是俯下身子,沉下心来坚持完成每项任务。

尤其是刚参加工作的第一作业队员工常琛,为了方便绑扎线把、出线,她总是站起来,弯着腰,一站就是近两个小时,额头、鼻尖上不时有汗珠滴落,衣袖、裤子上沾满了水泥灰,她却丝毫没有在乎,累了仅仅是直起腰,稍微捶捶,然后继续俯下身子投入工作,正是有着这种顽强的毅力和敢于拼搏的精神,她们用一次次的实际行动向外界展示着当代中铁女职工“我辈虽女流,烈胆胜须眉。”的英姿形象。

 

图为作业人员进行接线作业。张增宽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