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女工班:花开云之南

——

日期:2018-05-18  作者:张卜元  来源:一公司   浏览:2984      【

“不辛苦,把工作干好就行了。”这是笔者在成昆线昆广段扩能改造泽润里站和棠海站听她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在一公司信号女子工班里,她们既是温柔如水的女子,也是技术过硬的精兵强将。经她们手制作出的“线把”工艺精美,令人赏心悦目。此次成昆线昆广段达速扩能改造工程,一公司一分公司调配部分女工班成员来到施工一线,负责两个站的室内放线、焊线工作。她们到达现场的第一天,行李还没有放下,便迅速投入到紧张的施工任务中。

铿锵玫瑰

离家千里,只身来到这大山深处的车站,每日重复着室内放线、焊线的工作,陪伴她们的只有机器工作的轰鸣与嘈杂的人声。

“花钿从此两离分,铁甲金戈系战裙。”笔者见到她们时,每个人皆是未施粉黛,穿着不太合身的工作服,戴着肥大的毛线手套正凝心专注的在机柜侧方端子上焊着一根根线。

“娟姐!”

“哎!这儿呢!”

清脆的女声从一个高大的信号机柜后边传来,这声音在男员工众多的施工前线并不很常见。

王丽娟,泽润里站女工班的大姐,多年工作经验让她有着令人信服的技术与口碑。只见她熟练的将线头接到端子上,拿起“焊烙铁”,将锡线融化成了光滑的水滴状液体覆盖在端子上,瞬时一个浑圆饱满、闪着银色光芒的焊点出现在面前,就像一件完美的工艺品。她这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停顿。

“您能做出如此精美的焊点是不是挺难的?”

“哎,这有什么难的,这要肯下功夫,谁都能学会。”

阳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了进来,照在娟姐那只未带手套的手上。那是一只布满了岁月痕迹的手,时间的沟壑曲折的爬过手背,被一个个疤痕阻断了去路。

“您这手上的疤痕是....”

“哎,这个啊,被烙铁烫的。长时间的盯着一个地儿吧就容易眼花,就算焊了这么多年的线也时不时的会被烫一下。这都是很平常的事儿了!”

平常被烫一下都能感受到刺心的疼痛,更别说还是冒着烟的高温烙铁。可在她们嘴里,说的这就像我们走路不小心脚丫子磕桌角了一样轻松。在这恶劣的条件下每日站14个小时之久,晚上回到住处,腿早已浮肿的不行了。尽管如此,她们在谈起这些事儿时也是云淡风轻。她们总是说:“不辛苦,只要把工作干好了,这些都不算事儿。”

“姐,你们真是厉害呢!”

“厉害啥呀,都快退休了。甭采访我,采访采访她们年轻人去。”

来的这些天里,她们以老带新、以新促老,将“传、帮、带”精神带到了昆广。在娟姐旁边的梯子上站着的是女工班的新生一代——孙亚杰。此次来到昆广线,由于工期非常紧张,施工任务艰巨,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和云南天气昼夜温差大导致很多人身体出现了不适。孙亚杰刚来到云南不久就感冒发烧,她没有请假休息,带病坚持工作。待她从梯子上下来,笔者才看见她那不太好的脸色。

“好些了吗?我听你说话还是有些感冒呢。”她连忙摆了摆手说“没事儿了,早就好了。”

“都发烧了还坚持工作,不难受吗?”

“不难受,本来活儿就很着急,姐姐们那么辛苦都没有休息,我更不能休息了呀。”她看着说,大大的眼睛坚定而诚恳。之前见她的时候还扎着马尾,这次见就已然剪成了齐耳的短发,她说长发不方便所以就剪了。在这花季的年纪,她本应是爱打扮的年龄,而今却眉眼素净,衣着质朴。可正是这肥大工作服里包裹着的小小身躯里蕴含着巨大的青春能量,那种无畏的勇气、对工作负责的满心热忱着实让人敬佩不已。

柔情放心上

来到昆广的这八位“巾帼女将”,有的家中还有正在上学的孩子,有的有尚待照顾的老人,还有的是双职工家庭,一起在昆广线并肩作战,家中的子女只能临时寄托在亲戚家照顾。

在棠海站,笔者见到任笑迎。那天昆明铁路局集团副总经理赵必忠检查棠海站时,看到女工班所做得整齐的零层绑把和饱满的焊点时称赞道:“中铁电气化局不愧是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的摇篮,信号女工技术过硬,可真谓是巾帼不让须眉。”

在拍摄的照片中,坐在信号机柜前正专注工作的人,就是任笑迎。她最早来到昆广线,刚一到就一头扎进信号楼室内开始了紧张忙碌的工作。棠海站离着禄丰站并不是很远,可她却与爱人严晓科很久没有见面了。他们一个身兼重责,统筹整个昆广段信号施工工作;一个外柔内刚,以一己之力全力支持。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双职工,各自奋斗在工作岗位上,只能偶尔在现场匆匆见上一面。

在家庭与工作的天平上,一边是年迈的父母和尚且年幼的孩子,一边是必须拿下的攻坚任务。她们却始终舍小家、顾大家,将企业责任放在肩上,把柔情放在了心上。她们说“孩子都大了,会照顾自己了。”可天下哪个母亲是不挂念自己的孩子的。有次她们要去大同施工,坐的是晚上11点的火车。火车快进站时,同事小高的公公带着她刚上幼儿园的孩子突然出现了。老人家很着急,说孩子一直闹着要送妈妈,怎么哄也不行。火车进站时,孩子嚎啕大哭,让一行的13个母亲都跟着掉眼泪。

在家中,她们是好女儿、好妻子、好儿媳。在现场,她们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好女将。她们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扛起了施工的重担,出色的完成了一个个难点的施工生产任务。她们工作方法熟练,工艺精美,提高了工作效率和工艺水平,给昆广交出了一分完美的答卷。

临别时,她们站在夕阳洒下的余晖里,微风吹起了散在额头的头发,眉眼虽不施粉黛,但却美丽如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