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工人日报:不忘初心的“小巨人”——记中国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巨晓林

    ——

    日期:2015-11-09  作者:张锐  来源:工人日报  浏览:1242      【

    《工人日报》(2015年11月09日 01版)报道

    时隔5年,在津保铁路施工现场再次见到巨晓林。这个小个子依旧站在队尾,安全帽下露出的鬓角已有些斑白。当他与工友动作麻利地登上作业车,那股干劲儿却丝毫不比年轻人差。

    这5年,他在一线岗位上经历了从普通铁路到高铁时代的施工跨越,当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

    回首工作28年的时间,他走了大半个中国、辗转数十个工地,从一名农民工成长为高级技师,拥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在建设和见证中国铁路事业的腾飞发展中,他实现了对自我的一次又一次超越——这就是巨晓林,不忘初心、不改本色。

    工地“小巨人”

    1987年,得知中国中铁电气化局一公司招工,巨晓林辞去乡村电影放映员的工作,投奔到长城脚下雁门关外的北同蒲铁路电气化工地,成为一名农民工。那时的他,不曾想过未来会有怎样的改变。

    巨晓林只有1米62的个头,分组干活,大家都爱跟个高、劲大的一组,巨晓林知道自己不占优势。

    不过,这个“小个子”爱学习、爱琢磨。

    20多年后的今天,巨晓林仍难忘那根冰棍。那是他第一次尝到发明创新的甜头,也鼓励着他从一名农民工向技术工人的超越。

    1989年夏天,巨晓林所在的班组在北同蒲铁路施工接触网架线作业。每到一个悬挂点,都要有人肩扛电线爬上爬下,十分辛苦。一天下午,大雨突然袭来,工友们都去躲雨了,巨晓林留在工地照看工具和材料。他望着杆塔上的悬挂点盘算:用啥办法能省点力气呢?

    通过观察和测算,他用一个铁丝套子挂住滑轮试了试,果然能省不少劲儿。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工长,大家按照他说的办法,功效一下子提高两倍。工长高兴地请大家吃冰棍,特别奖励巨晓林可以多吃一根。

    “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冰棍!”巨晓林说。从那时起,他迷上了工艺改进与创新:1998年,哈大铁路电气化改造工程建设中,他发明了“下部固定绳临时悬吊法”,经专家组论证后,当即在全线推广。2006年,迁曹铁路施工,他研究出“正线任意取点平移法”,在没铺好钢轨的情况下,就能确定接触网杆位置开始施工,抢回工期19天……一项项创新不但提高了工作效率,也极大地降低了工友们的劳动强度。

    工友们渐渐发现,“和‘小个子’巨晓林一组干活,就是比别人快”。

    工作28年,巨晓林研发和革新工艺工法98项,创造经济效益900多万元。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成了工友们心中的“小巨人”。

    “工人导师”

    2010年5月,巨晓林作为高技能人才,被选调到京沪高铁参加施工技术攻关。

    时速350公里的高铁施工和普通铁路施工,对工艺和标准的要求有很大差别,对施工作业的要求异常精确和严格。这对干了半辈子普通铁路施工的巨晓林来说,又是一项新的挑战。

    巨晓林每天如饥似渴地学习充电。痴迷时,连走路与吃饭都拿着笔记本念念有词。很快,各种施工标准与技术规范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面对高铁新技术、新工艺的不断应用,公司批准在接触网六段成立了巨晓林QC小组。针对高铁施工出现的问题,巨晓林带领技术人员积极开展QC技术攻关活动。两年半时间里,巨晓林共创新工艺工法5项,其中《提高京沪高铁腕臂安装一次完成合格率》获评中国质量协会一等奖。

    2013年9月,京沪建设的征尘未洗,巨晓林和工友们又转战合福高铁。没有了初战高铁的紧张,巨晓林在现场更加从容不迫。面对更多的是桥梁与隧道施工的挑战,他先后研发和革新了21项高铁施工工艺工法,为企业创造直接经济效益300余万元。他指导研究的“降低四电接口预留施工不合格率”获得中国施工企业QC成果一等奖;他带领的攻关小组研制了“支柱限界测量工具”,获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的实用新型专利。与此同时,他编写的《接触网施工经验和方法》第三册高铁篇也已成书,书中涵盖39项工艺改进,都在合福高铁施工现场采用。

    公司为他配备了图书柜、电脑,购买了工具书,并聘任巨晓林为“工人导师”。他还在施工一线创办了职工业校,业余时间将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向工友们倾囊相授。如今,“巨晓林业校”几乎每天都会针对施工工艺工法进行技术与安全培训。他带出的近百名徒弟也遍布在多个工程项目部,有6人成了工长、15人成了“能工巧匠”、2人成了队长、5人走上了项目总工或项目经理领导岗位。

    “团队的提高才是最终目标”,这是最令巨晓林得意之处。从普通铁路到高铁时代,他实现了自己人生中的又一次超越。

    热爱的力量

    2012年11月8日,巨晓林当选党的十八大代表;2014年12月,他补选成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2015年4月28日,他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身份不同,我要履行好不同的职责。”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后,巨晓林提交的第一份建议就是《适应依法治国,加强依法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他说,“当了20多年农民工,我知道农民工需要什么。”

    然而,走下领奖台、远离聚光灯,收起奖状、忘掉掌声,脱下西装、穿上工装,他还是那个憨厚、朴素的铁路接触网工人。

    今年3月,全国两会一闭幕,巨晓林就坐火车硬座赶回合福高铁工地,第二天便穿着工装出现在施工现场。和工友们一起聊天,他还是习惯憨笑着听别人讲得热火朝天。只有在施工现场,讲起工艺流程、工序步骤、安装方法,他才滔滔不绝,是年轻工友心中最权威的“师父”。

    考虑到巨晓林已经50多岁,不再适合登高作业,公司领导特意嘱咐他别逞强,多做“传帮带”的工作就好。可实心眼的巨晓林看见别人干活就闲不住,非得搭把手才感觉心里踏实。

    外出参加公务活动时,只要距离不是太远,巨晓林都会谢绝单位派车,自己挤公交车。在合福高铁施工的两年多时间,他多次到京参加会议和活动,几乎每次都买普通列车硬座票。

    闲暇时的巨晓林仍然爱写写画画。在合福高铁工地,他写过一首小诗:“我在岐山,黄山下雨了;我在黄山,岐山下雨了”。“下雨”,其实是浓浓的思念。工地与家乡陕西岐山,在巨晓林心中是两个无法割舍的家。

    “我只有在工地一线才能发挥特长,我热爱自己的工作,而爱可以成为一种力量。”巨晓林深知,自己所获得的鲜花和荣誉是从一线工作中来,自己只有扎根一线才能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工人日报:http://media.workercn.cn/sites/media/grrb/2015_11/09/GR0104.htm

    相关阅读